说出来你也许不信,屁股是人类进化的里程碑

  来源:物种日历

  人类最大的一块肌肉长在屁股上,称为臀大肌。臀大肌是翘臀的灵魂,是健身房内无数深蹲、驴踢、臀桥的刺激对象。对于一个饱满的屁股,臀大肌的重量可以是更深层的臀中肌的两倍有余。从后腰中部,肌肉纤维向外下方发展,构成两块厚实的平行四边形肉垫。

  然而在其他灵长类的屁股上,这块相应的肌肉只能称为“臀表肌”(gluteus superficailis)。它甚至不是臀肌里最大的一块。演化让人有了更大的脑部和修长的身体,也给了人类与众不同的臀大肌,和屁股。翘臀除了好看以外,还对人类运动方式的进化负有重大责任,是人类进化史上的一个里程碑。

 左边臀大肌,右边臀中肌。图片来源:Wikimedia Commons

  翘臀给我们什么

  生活经验可知,向后抬腿屁股会酸。臀大肌是髋关节(hip joint)的伸展肌,连接骨盆和大腿。它的主要功能是把腿向后拉,或者把前倾的身体拽回来,与身体的“虾蜷”状态相对。例如,芭蕾中的阿拉贝斯克抬腿是典型的臀大肌发力的动作(练过的都知道)。

  同时,臀大肌也参与维护腿部稳定、帮助腿部外旋。臀大肌能干的事情还挺多,这可能是由于髋关节是个超级灵活的关节,不仅可以前后左右摆动,还能内外扭,不过这些运动就由其他肌肉负责了。像埋在臀大肌下面的臀中肌,就是一块能让腿部侧摆的扇形肌肉。

阿拉贝斯克抬腿。图片:Royal Opera House / Flickr

  除了占比更大,臀大肌与其他灵长类的臀表肌有另一个质的区别:它不只是上端“扒”住臀中肌的一块肉,而是成功向腰攀延,扒住了骨盆髂骨后端,并在那里留下粗糙的附着痕迹(后臀线)。这让臀大肌在收缩时有坚实的依附,从而爆发出更大的力量。

  臀大肌的出现可能经历了数百万年的演变,但确切时间线并不清楚。多数学者认为南方古猿的这块肌肉与人类的相差较远,但直立人化石呈现的肌肉特征就跟人类像得多了。这些解剖学改变不禁让人好奇,更有力量的臀大肌,在演化中给了人类哪些选择优势?

黑猩猩(AB)的与人类(CD)的臀大肌位置对比。图片来源:Lieberman et al。, J Exp Biol (2006)

  蹲起、跳跃出翘臀

  在一百多万年前,人类字面意义上“迈过”演化上的一个里程碑,开始直立行走。然而研究表明,双足站立和慢走并不需要强壮的臀大肌。

  多个肌电图研究发现,人在慢走时臀大肌活动很弱。肌电图类似于心电图,是用直线或上下波动反映肌肉静止或收缩时生物电情况的图像。在走路时,臀大肌可能在脚跟撞地的那一刻出现活动高峰,这时地面对腿产生反推力,力量冲击到髋关节,需要臀大肌阻止身体前倾来减缓冲击。不过也仅此而已了。另外,有临床研究表示臀大肌麻痹对走路影响不大。

单单为了走路,我们并不需要一个巨大的屁股。图片:Nenad Stojkovic / Flickr

  在双足站立和慢走时,臀中肌的贡献比臀大肌多得多。这或许适用于一句老话:杀鸡焉用牛刀。也许慢走、站立这些小打小闹的活动,根本不需要超大肌肉的上场。运动力学研究发现,臀大肌活跃的运动需要髋部的高度稳定性和髋关节的大幅度伸展(都挺累),不仅包含深蹲、站立体前屈等双脚站立姿势,更有一连串单脚支撑的衍生运动:跳跃、爬楼梯、跑步。而跑步被认为是臀大肌逐渐发达的原因之一。

  人类超会跑步der

  有一种学术观点认为,早期人类非常善于长跑,也称为“耐久跑步假说”。

  远在进入农业和定居社会前,人类祖先靠狩猎维生。但是在大型食肉动物环伺、有蹄类庞大且警惕的野生环境里,人类竞争力很差,不时还要捡漏别的动物吃剩下的(食腐)。然而化石研究发现,人类在二百万年前可能发展出了独特解题思路——长跑。缩短的脚部、强壮的跟腱、稳定的肩架、增强的臀部肌肉,这些来自化石的特征反映出,在演化中,人类的身体适应了长跑。与此同时,逐渐稀疏的体毛让人类跑上数小时也能排汗降温。随着满身是毛的猎物过热、崩溃、倒地,人类成功获得蛋白质来源。

人类的身体各方面都表现出擅长奔跑的适应。图片:/ Wikimedia Commons

  运动力学研究发现,不管是慢跑还是快跑,都能刺激臀大肌。且跑步的速度越快、跨越的距离越大,臀大肌的活跃程度也越高。如果跑步是早期人类的重要生存技能,那么身体资源向跑步零件倾斜就很能理解了。2006年,法国自然博物馆的学者认为,臀大肌的上部之所以延伸到髂骨(而非像臀表肌那样附着在臀中肌上),是为了增强狩猎长跑中的髋部稳定。

  没有翘臀不好干活啊

  臀大肌除了赋予长跑狩猎的优势,可能还方便了人类早期劳作。人类的上肢短于下肢,而对于大猩猩来说,上下肢长度平均比值为1.09。这意味相比其他灵长类,人类要更经常地弯腰或者蹲起,这些动作都需要臀大肌的参与。

手短决定了我们需要更多地蹲起。图片:Pixabay

  对美拉尼西亚原住民的观察发现,原住民有大量时间在蹲着或席地而坐。他们在这些时候做饭、处理猎物或者照顾小孩。臀大肌增大可能与这些重复性劳作有关。这些动作分为两类:第一类需要上肢转体,联结上下半身的臀大肌反方向用力来定住下肢,这些运动包括投掷长矛、挥舞棍棒、地上挖坑。另一类为蹲起、弯腰、匍匐前进等,需要不停地收屈、伸展来改变身体的高度。

  如何维持翘臀?

  进入定居社会后,人类发明工具的野心不限于捕猎和生产,还试图让自己更舒服。大约在魏晋南北朝时期,马扎样的小椅子传入中国,坐具此时在世界遍地开花,距离席地而坐的年代很远了。之后,椅子变得越来高,越来越舒服,人们从椅子上起身的那一刻,对深蹲的体验也模糊了。人类花两百万年演化出的臀大肌,在现代工业和久坐生活中丧失用武之地。每一个互联网人、论文狗和一切案头搬砖工的心酸,都写在黯淡干瘪的屁股上。

  法国自然博物馆的学者认为,现代家居的设计让我们太舒服了,重塑有形的屁股,需要重建不那么舒服的生活条件——这只能在运动或健身房里模拟一下。他们还表示,考虑到臀大肌演化的意义,也许我们要把注意力投在远在天边外的阳光、大海与原住民身上。这显然有点难度。

俗话说,今天练腿,明天残废(大误)。图片:Pixabay

  健身爱好者说,深蹲是力量训练之王。而接触这个“王”时,许多人膝盖会比屁股先发出哀嚎。健身爱好者又说:“你臀大肌没激活,买个弹力带吧!”买了弹力带蹬几下,屁股有点酸,可能是来自非洲稀树大草原的野性呼唤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thelofttalk.com